字号:

《精神卫生法》这一年

2014年11月26日 来源:《三月风》

 006.gif
在娱疗区活动的病人获准到吸烟区抽烟,打火机由医生掌管,同时还有一名男护士要在另外一端的
门口把守,以防意外发生。

文_本刊记者    张立洁  曲 辉

 

     “疯人被囚在船上,无处逃遁。他被送到千支百汊的江河或茫茫无际的大海上,也就被送交给脱离尘世的、不可捉摸的命运。”这是法国哲学家福柯笔下的“愚人船”。

      在精神病院出现之前,精神病人通常被“清理”和驱逐,任其流浪。今天,仍然有很多病人住院住了几年、十几年。他们远离人群、社会,即便完全达到了治愈标准,也只能继续生活在病房里,“好好养病重新做人”成了画给精神病人最大最圆的一张饼。

     白天天气好的时候,北京房山区精神卫生保健院的医生护士会带着能够自主活动的病人到楼下“放风儿”。坐在树荫下,他们很多人只是猛抽烟,并没有几个人主动活动身体或是锻炼。张根强(化名)手里捏着烟,一边嘬着一边蹲在地上,和护士长聊了起来。

     他是被家里人送到“精保院”来的,因为他要绑架自己的亲弟弟,向父母要钱,把家里人吓坏了。被诊断患有“污言秽语综合征”的他对自己的行为并无太多悔意,“我就是想吓唬吓唬他们,让他们给我点钱花花。”但是家里人并不这么想,经过二十几年的折磨之后,他们已经基本不抱希望了。他曾经伙同社会青年骗家里人的钱、暴力伤人、对父母恶语相向,甚至动手⋯⋯前两年还因为抢劫出租车被捕过,但是因为有精神病,得到了轻判。眼下,家里人唯一期盼的就是能有人管管他,好让小他十几岁的弟弟健康长大,成为张家真正的顶梁柱。

     “等我弟弟放完暑假开学了,我妈他们就该把我弄出去了⋯⋯”说着,张根强仍然嬉皮笑脸,时不时往地上吐口唾沫,这成了他众多小动作中最显眼的一个,另外一个就是他抽搐似地迅速骂出一段脏话或是词儿,不受控制。“我这病没大事儿,就是爱动,爱骂人”。

     导致精神病人出不去的原因有很多,像张根强这样的,属于“部分病人由于病情引起的反复发作,每次发作,治疗的时间就要更长,反反复复,最后出去的少,出不去的多!” 在高文涛院长看来,精神病人出不去的另外原因还包括,“还有一部分精神疾病患者是家属监护权的更迭,所以长期地滞留在精神病院;另外就是病人本身的社会功能逐渐衰退,有些人连日常生活能力都丧失了,还怎么能出得去?”

     对于精神病人的社会歧视,更主要的体现是家属的放弃和漠不关心,大多数病人家属知道自己的亲人得了这个病,是不愿意让外人知道的,“医学上讲,是一种‘病耻感’,就觉得精神病是一种丢人的事情,就不让外人知道家庭成员有一个精神病患者。”

     为了让精神病人在用药之外,得到必要的康复,每天下午2点,午觉起来后,“精保院”的护士们会带着状态好的病人到“农疗区”干活。

     最近表现不错的老马被批准参加下午的“农疗”。他很高兴,麻利儿着跑到了病区门口等着排队。所谓农疗,就是让病人参与农业劳动,实现身心康复。老马因为长期酗酒闹事,被儿子送了进来。他知道自己一喝就折腾,清醒了又后悔。也曾经写过无数次保证书,乃至下跪、发誓⋯⋯“这已经是我第八次住院了,这次我真的戒了,我儿子原谅我了,我真戒了!”护士长告诉我,就在前两天,老马被发现偷偷拿了别的病友很多吃的和用的东西。因为一直表现不错,这次被抓,立刻让他觉得颜面扫地,好几天都躲着护士长走。今天又能来参加农疗,老马不但干活卖力,说话也嘴甜,最后还悄悄找护士长道了歉,“翻篇儿了,您以后看我表现!”护士长知道他好面子,又是老人儿了,就说“行,只要你表现好,我保证不告诉你儿子!”

     像老马这样的酒精中毒所致精神障碍患者,“复饮”几乎成了难以逃脱的窠臼。齐齐哈尔市精神卫生中心的戒酒脱瘾科主任李海英大夫干了三十多年,对于酒精依赖、饮酒过度导致的精神障碍患者非常熟悉。“他们往往是家庭氛围家庭关系不好,一开始喝着喝着没事,时间长了,出现症状了,影响正常工作生活了,才来看病,就已经晚了。我们能帮他们的只是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把酒瘾给戒了,但是出去之后,还是那个环境,想不‘复喝’太难了。”于是,喝了戒,戒了喝成为恶性循环,住院次数多了,病人也疲了,“我们有的病人都在这住了七八年了,还怎么出去呀?人其实就已经废了。”

     除去个例,更加比比皆是的现实是,大量患者被家属“流放”在精神病院里,财产也被“接收”。“很多发达国家精神卫生防治体系包括专科医院、社区康复机构等,帮助病人早日回归社会。”

     “我们院起码有四分之一的病人都达到了出院的标准,但是要么是没有人监护,要么是家里不愿意接,总之都出不了院,医院简直成了养老院。”

     尽管我国从20世纪80年代就展开了“解开枷锁”、救治精神病人的活动等一系列举措,可是精神病人面临的残酷现实并没有多少改变,刚刚实施一年多的《精神卫生法》上也明文写有“自愿住院治疗的精神障碍患者可以随时要求出院⋯⋯社区康复机构应当为需要康复的精神障碍患者提供场所和条件,对患者进行生活自理能力和社会适应能力等方面的康复训练。”但是现实条件远未成形,我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康复体系的现实从根本上削弱了精神病人回归社会的希望。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