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邱双英 眼界打开了,养分还没跟上

2015年06月11日 来源:《三月风》

文_本刊记者 李 樱

摄影_本刊记者 张立洁

从邱双英家向外望去,层层山峦静默无声,葱翠的树木一望无尽,村人说再往深处走一点,便到原始森林了。这里是贵州的大山深处,石阡县坪地场乡石尧村,也是仡佬族的聚集地,这里的族人保持着古老的传统,每年的农历二月初一,他们抬着图腾——一只巨大的神鹰到森林入口祭祀先祖,获得庇佑。很多人说,先天视障的农村女娃娃邱双英能走出大山,走出村,走出乡,到县里的特校上学,真是幸运。

3年前,10岁的邱双英第一次到石阡县里的特校上学,是外公一路把她背到乡镇公交车站的。这条路好长好长,年迈的外公从背上把她放下来停停歇歇很多次。村到乡的这条路没有通公路,下雨后,变得坑坑洼洼,污浊不堪。很多在坪地场乡里上学的孩子,每天依然得沿着这条路,上学、放学。他们喜欢沿边走在长草的地方,能少沾很多泥点子,望着沿途开过的越野车,他们好奇、惊喜。40多里的路,得走两个小时,一天便有4个小时走在这条路上。

村人们也想修缮这条路,村长家屋外的木房板上,贴着红告示,只有30个村民集了资,10元、20元、30元的凑,共1070元。村支书挠头,没法儿,“太穷了嘛”。如果没有国家政策,邱双英家是拿不出钱供她上学的。

屏幕快照 2015-06-10 下午3.43.54.png
大山深处是邱双英的家,外婆说,靠国家政策好,双英才能上得起学。石阡县特校
免了残障学生所有的费用,一个学生一个学期只要交40元保险费就能入学,校长说,
若不是如此,很多家长怕是不会送孩子来上学的。

第二个怎么还是女娃娃

双英妈妈视力也有些不好,穿着一件过大的灰西装,口袋处打着补丁,茬茬的男式短发,人群中不大敢说话,显得有些拘谨。她听不大懂普通话,坐在旁边的邱双英代记者问妈妈,“为什么我2个月大的时候,你就把我送到了外婆家?”双英问得很自然,这也是她内心难解的结。她看不见,却知道妈妈给弟弟每学期的零用钱要比给她的多,平时妈妈跟姐姐、弟弟说话的语气,她听来更温柔和顺,对自己要凶一点。

妈妈没有回避这个问题,“因为第一个是女娃娃,第二个就想要个男娃娃”,平直的回答,更多是对农村重男轻女现实毫无选择地接受。原本打算把双英扔掉,外婆看着心疼,把她接到了自家,和舅舅舅妈一家一起生活。

小时候,双英不好养,靠着喝米汤长大;到1岁时,外婆才发现她的眼睛有问题。左眼球朦朦胧胧的,淡紫的颜色像剥皮后含着汁儿的葡萄珠,眼球微颤似有掉落的危险。卖了鸡蛋、卖了粮食,带着双英到县里看病,抹抹药膏,完全无济于事。因为与儿子儿媳一起生活,外婆担心儿子一家有怨言,自家都经济困难,还抱回个盲女娃娃,只能靠更辛劳地干活,屋里屋外家务农活的忙活,让儿子一家少操心。

到上学的年龄,周遭的小伙伴个个都背起了书包,懂事了的双英也开始想上学。村里的小伙伴们都说,“你上不了学,因为你看不见”。双英便躲到角落,开始责怪自己,“为什么我的眼睛要看不见?”

双英10岁那年,石阡县教育局根据文化户口簿的造册登记,通知了双英所在上尧村的村干部,动员适龄失学儿童入学。这一文化户口簿区别于计划生育下的户口簿,纯粹由教育局组织各村、乡镇小学的老师下乡下组,统计每一年出生的孩子,适龄时便通知入学,而不管孩子黑户与否。

早在双英6岁时,外婆记得就曾带她到县里的特校去过,问收不收。那时双英还有尿床的毛病,自理能力弱,学校没能接收。而根据石阡县特校的招生情况,并非每年都能开办盲班,有一年只有一个盲生来报名,又腾不出老师来带这一级,当年便难以开班。

2012年春节后,外婆把双英叫到身边,告诉她,到县里去上学,要好好听老师的话,不要随便拿别人的东西。如果想要什么,就叫老师帮忙买。外婆让妈妈拿出100元,当作双英一个学期的零用钱。

双英到特校上学,比姐姐弟弟花的钱更少。特校住宿费、伙食费全免,连肥皂、牙膏、卫生纸、桶装水、校服等都免费分发,石阡特校校长唐海洋给记者细算着学校的账,“全校120多个学生,通过民政解决了70个学生的低保名额,把70个低保的钱合起来给120个学生用,外加义务教育阶段营养早餐改善计划的补贴,能保障学生入学一天12元的伙食费不用再自己掏钱,稍盈余些补发给学生日常生活用品。平时,我们也找赞助给学生做校服,家长基本不用再掏钱。一个学期,家长要负责的仅仅是40元保险费和孩子往返的交通费,“如果不是这些都免费,很多家长并不愿意送孩子来上学”。

屏幕快照 2015-06-10 下午3.45.15.png
学校没有操场,宿舍楼和教学楼中间的一片水泥空地便被当作操场,
好几个班的学生一起上体育课,时常碰到一起。

盲校到社会的路有多长


2013年,受益于国家对中西部地区特殊学校改扩建建设规划,石阡特校得以搬迁到县郊,有了独立、敞亮、崭新的校园。高耸的思南高速高架桥下,全封闭式管理的校园显得格外安静,有时都能听见高速路上的货车喇叭声从高空传来。

学生的娱乐活动不多,盲人的活动范围更有限,周末时,邱双英只能和姐妹们在宿舍里坐着,最多就是在校园里走一走。学校里的学生大多来自贫困家庭,出于交通费的考虑,只能是在一个学期结束时,等待家长或亲戚来接回家。邱双英的父母没有出过那座山,以往都是舅舅家同在县城读书的表姐来接她;若放假时间没凑巧在一起,邱双英就得一个人在学校等着表姐放假。

学校没有正规操场,好几个班的学生就在教学楼和宿舍楼之间的水泥空地上上体育课。盲班上定向行走课,教具有限,陈靖老师站在水泥地的另一头,以击鼓声来做前进引导,邱双英走得并不直,很容易就撞到了上体育课的聋哑班的孩子。“唉,学校没法腾出更大的场地,原本定向行走课还应该有一根绳子来做引导,但找不到合适的绳子”;去年,铜仁市组织运动会,学校盲孩子们的成绩并不好,“刚撒开腿跑起来,就已经到了水泥地的尽头,我不敢让他们使劲跑,跑急了容易出危险”。陈靖老师一个人教盲班语文、体育、定向行走等课程,还兼班主任。

邱双英原本今年升三年级,但没老师单独教,她跟另一位女生便留级,跟低一届的4位盲生重读二年级。全校只有10位盲生,分二年级和五年级,师资有限,音乐、剪纸、体育、按摩等很多课程就采取复式教学法,两个年级一起上课。复式教学法方便教学,但很多时候,低年级的邱双英存在吃不透的状况,她一年级的课程大多是学姐们教的。

到底在学校能学到多少知识,毕业后能靠这些知识多顺利找到工作养活自己,这些盲孩子们心里没底。虽然只有13岁,邱双英也已经在考虑这件事了。她五年级的4位学姐原本打算这一年都不来上学了,准备直接去盲人按摩店打工,边工作边学习,最终是家里人劝说,才回校,“我听她们说,有以前肄业的学姐没好好上学,人品变坏了”,“所以我还是觉得要上学,学到更多东西,把人品学好一点,到了社会上才能交到更多朋友”。

不过,她依然坚持想这个暑假去打工,她那些师姐们一个暑假打工挣了800元,都拿这钱买了能上网的手机,她听到学姐们手机里有人在问,“在干嘛呢?”然后学姐说话回过去一句,彼此有来有回的,她挺羡慕,“应该是QQ和微信聊天吧。”学校有受捐赠的电脑,但还没能联网,微机课都在学习打键盘,这让邱双英觉得挺没意思。能上网的手机让她知道TFboys、知道靠网络走红的“90后”歌手阿悄,这能为她更快地打开世界。

她想更快赚钱的念头很简单,“赚钱买电脑,想在电脑里唱歌,再‘宣传’出去”。读书让她走出山村,让她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了解自己的兴趣,但学校教育能否真正通达她的内心需要,能否留住她安心地走完求学之路,从山村到盲校再到社会的路依然很长。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