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高鹏 听广播才知道还有盲校

2015年06月11日 来源:《三月风》

文_本刊记者  冯 欢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高鹏比一般的穷孩子还要早。5岁时,父亲因患青光眼失明,家庭重担全落在了身患侏儒症的母亲身上,一家人靠着三亩地生活。六七岁时,高鹏就和母亲一般高了,农活、家务活都是把好手。别人家收玉米麦子,收割机、拖拉机全用上,他和母亲问亲戚借来小三轮,一趟一趟呼哧呼哧往家运。

屏幕快照 2015-06-10 下午3.47.34.png
高鹏(左一)和同学组建的小乐队每天坚持练歌,这是按部就班的学习
之余的最大快乐。(摄影  张立洁)

村里几个读书的孩子,数他成绩最好,父母的残疾并没让这个孩子阴郁,狭小的屋子因着他无处不在的欢笑声而显得敞亮多了,在父母心中,高鹏就是这个家的太阳。

9岁的一天,高鹏和小伙伴在外边玩耍,一个踉跄从土崖上摔了下去,头磕得不重,眼睛却有点不适。回到家,高鹏没敢吱声,他自觉闯了祸,不想给父母添忧。一天天过去,眼前越来越模糊,大白天屋里看不清作业本,得跑到外面写,后来,连父母的脸都看不清了。

医生诊断为视网膜脱落,已经错过两个月的最佳治疗期,失明不可逆转。

辍学在家的高鹏,每天吃完饭没事干,到处瞎转悠。他太想上学了,走着走着又走到村小,摸索着走到熟悉的教室前,趴在窗台听。老师一看他来了,连忙招呼:高鹏,来,快进来。和同学们一起学习一起嬉闹,高鹏又找回了快乐,遗憾的是,一个多月后,村小就被撤并了。那一点点光亮,就这样灭了。

寂寞的日子里,广播成了高鹏唯一的陪伴,从早到晚听, 听不懂的地方靠想象来补充。他爱听音乐爱唱歌,电台时有歌唱节目,他怯怯地拨通了电话,唱完后主持人惊呆了。慢慢地,高鹏参加了很多广播节目,也结识了许多盲人朋友。一位邻县的盲人阿姨专程打电话告诉他,可以在北京的中国盲文出版社买到自学盲文的读本、磁带,“你知道拼音怎么拼,会学得很快”。父亲嘱咐他,你早学会一天,就能早教我一天。为了这个,高鹏一个月就学会了。

通过广播,高鹏第一次知道:世界上原来还有盲人可以上的学校,并且西安就有。他兴奋地拨通了西安盲哑学校的电话,那头老师说,欢迎你来,我们九年义务教育,学杂费全免。

老师们至今还记得,2013年9月1日,一个极其矮小的农村妇女一只手紧紧攥着一个盲孩子,肩上搭着一个身材魁梧的盲汉子的手,一高一矮,一前一后,一路跌跌撞撞,相依相扶走进了学校。这一天,13岁的高鹏已经阔别学校整整四年了。

高鹏比别的盲孩子还要努力,第三周时,就从盲生一年级跳级到了三年级。学校给了高鹏每年500元的困难补助,但一个学期2000元的住宿伙食费,加之外边周末托管班一学期2000元,对这个家庭而言,还是有些吃力的。除了三亩薄地,一家人每个月的低保和残疾补贴加起来不到一共不到500元。

为了高鹏读书,母亲又耕种起亲戚家的四亩地,别的同学每周回家,高鹏很少回,父母也很少来,学校离家80公里,坐大巴要1个多小时,平时母亲接送他一趟,花费至少200元,只有在开学和期末这样隆重的时候,父亲才会露脸。

每天晚上,是盲孩子们亲密无间的唠嗑时间,他们并不太聊家里的事,“聊多了,心里不好受”,聊的是音乐、广播上的新闻。高鹏和三个志趣相投的小伙伴组建了一个小乐队,自称“兄弟乐队”,有点空闲就练吉他唱歌,摇晃着脑袋尽情地陶醉。他爱唱陕西民歌,还得到陕西省秦歌研究会会长、“秦歌第一人”十三郎的青睐,收他为徒。能走出农村,高鹏已经很知足了,“好好学习,学好按摩,音乐这条路,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