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轮椅上书写“中国速度”

2012年09月28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尊敬的各位领导、同志们:

大家好!

我是中国轮椅竞速队的领队张浩。

年轻的时候,我曾是一名赛车运动员,参加过很多比赛。那时,我理解的“速度”,只是发动机的轰鸣,只是进出弯道的风驰电掣。而此时,站在这里,我比当年亲身在赛场上争分夺秒更加激动,更加自豪,因为我代表的是一个特殊的团队——中国轮椅竞速队。我的自豪来自于他们每一个人,坐在轮椅上的他们,完全依靠双手摇动,用9金6银6铜书写了伦敦残奥会上的“中国速度”!

从翱翔的雄鹰到疾驰的列车,生机勃勃的世界以不同的方式诠释着速度。科技的发展,使人类一次又一次突破速度的极限。在特制的运动轮椅帮助下,残疾人也能像健全人一样奔跑,体验到速度之美。有人将轮椅竞速称之为“残疾人田径场上的F1赛车”,的确,这个项目极具观赏性,参赛国最多、奖牌数量也最多,竞争异常激烈。

由于伦敦残奥会的项目设置有变,我们的多个优势项目被取消,夺金的压力很大。第一场女子5000米预赛,年轻队员邹利红意外翻车,老将刘文君发挥失常,勉强进入决赛,首场失利。接着,2008年北京残奥会4枚金牌获得者张立新在男子1500米预赛中险遭淘汰。出师不利,给队伍士气造成了很大影响。偏偏在这个紧要关头,又有队员病了。怎么办?能不能完成任务?每个人都很忐忑。见到队员时,我总会冲他们笑笑:不急,咱们的好戏在后头呢。说实话,作为领队,我能不急吗?

伦敦残奥村的宿舍房间都是临时改建的,地板踩上去吱吱作响,房间也很小,三室一厅,俩人一间。为了保证运动员休息,我们平时走路都提着腿儿,有时比赛回来晚了,干脆就不进屋了,在沙发上凑合一宿。为避免感冒队员传染他人,我赶紧把房间让出来,自己在客厅加床睡。女队晚上比赛,下午热身训练,男队员自发地担任陪练。平心而论,这样的大赛,谁不关心自己的下一场?谁不想保存点儿体力?但他们却以无私的奉献,保证了女队饱满的精神状态。这些赛场之外的点滴,这份团结,比胜利更为动人。

比赛进行到半程时,日本政府所谓“购买”钓鱼岛的消息传到了伦敦。在一次赛前动员会上,大家都很愤慨,我告诉队员们,“尽管我们身在异国,但是祖国领土寸土必争!赛场就像祖国的领土一样,寸土、寸秒,我们都要争过来!你争一秒,甚至争0.1秒,就是一枚金牌,就意味着升一次国旗,奏响一次国歌,为祖国添一份荣誉!”

从领队、教练到运动员,我们这支队伍,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凝聚力和战斗力!比赛最后一天,捷报不断,男子4×400米接力、女子100米、女子400米,我们连夺三金!超额完成了任务!当最后一场比赛结束的时候,我特地站到了跑道上,当时的感觉真是好极了。而过去9年的一幕一幕,仿佛也在这长长的跑道上延伸着。

2003年,当我主动请缨在湖北黄石建立轮椅竞速训练基地时,全国只有辽宁、湖北、上海等少数几个省市在开展这项运动,受场地、器材的制约,在国际赛事上始终没有突破。

5个队员、教练田海江,再加上我,组成了当时的国家队,为备战2004年雅典残奥会集训,一切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某种程度上,这个项目拼的是高科技,轮椅就是运动员的“腿”,轮椅性能好,重量轻,受到的阻力越小,跑得就越快。本届伦敦残奥会上,英国队的轮椅便是由研发出台风战斗机的英国航太公司和F1车队提供技术,运动员的速度可达到每小时40公里。而当年,我们还没有专门定制的运动轮椅,队员们用的几辆国产轮椅,和国外运动员相比,说白了,就是拿拖拉机跟汽车在比。高速运动时,轮椅很容易相撞、翻车,一会儿车梁断了,一会儿螺丝掉了,我和田海江教练经常是一边指导训练,一边当修理工。我们深知,残疾人的各个运动项目都在努力发展中,训练经费十分有限,我们这个项目消耗太大,光一条内胎就要一两千,所以坏了,我们就补,一条内胎都补花了。

队员们也完全是从零开始。他们大多来自农村,别说运动轮椅,就连生活轮椅都没用过,有的拄着木棍就来了。这群孩子,最大的不过20岁,他们的青春是沉默而艰辛的,所有的努力只有到了赛场上才能结出硕果,为了这一刻,他们要付出常人无法想象的血泪和汗水。

摇动轮椅,靠的就是一双手。每天几百圈、几千圈、几万圈……为了转好轮椅,不停地转,不断地加速,两只手越来越粗糙,也慢慢变了形。由于重心都在后面,控制不好就翻车,特别是在下雨时,人也会跟着飞出去。孩子们练得真是苦啊,无论刮风、下雨,每天5小时,训练量40公里,相当于一个马拉松。他们就像一个个打不倒的战士,轮椅,就是他们的战车!

2005年,在巴西世界轮椅大赛上,中国轮椅竞速队夺得5金5银3铜,结束了大赛无金牌的历史;2006年荷兰阿森世界残疾人田径锦标赛上,夺得2金1银3铜,结束了世锦赛上无金牌的历史;同年的远南残疾人运动会上,夺得14金8银5铜。我们展现了一个又一个令世界惊讶的“中国速度”,中国战车威风凛凛高速挺进了!

至此,我们拿到了世界级各大比赛的金牌,就差奥运的了。

然而,2007年9月,就在备战08年残奥会的关键时刻,我们的田海江教练,因患胰腺癌,带着没能看到残奥金牌的遗憾,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整整四年,1400多个日日夜夜,老田没有休过一天假,把所有的精力,都奉献给了中国的轮椅竞速事业。直到去世的前一天,他仍然趴在病床上写训练计划……带着他的遗愿,2008年残奥会上,队员们奋勇拼搏,拿到了10枚金牌,大大超过赛前1枚的目标,告慰了田海江教练。

从无到有,从弱到强,轮椅竞速的今天是血和汗铸就的,更是生命铸就的。当接力棒传到新一代教练员和运动员手中时,我们深知它的份量,这是速度与毅力的接力,更是期望与祈盼的接力!说真的,直到现在,每场比赛,我都觉得老田那双期盼的眼睛望着我呢。

可以说,轮椅竞速的突围史,也是中国残疾人事业的缩影。这些年,我们的训练基地快速发展壮大,基地无障碍的示范推动了整个城市无障碍建设的步伐。丰富多彩的残疾人群众体育在各地开花,越来越多的残疾人从病房和家庭中解放出来,享受到了康复和自我实现的快乐。体育不仅是残疾人的舞台,更是他们的生活。它像一面镜子,折射出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与社会文明程度的不断提高。过去,我带着队员出门,遭受过不少白眼和嘲笑,但自从2008年残奥会以后,我们走到哪儿都是绿色通道,残疾人体育以难能可贵的方式改变了人们的认知——他们和我们,没有什么不同。

我很荣幸,与轮椅竞速事业共同拼搏了整整9年。儿子曾经问过我,你这么辛苦,为了什么啊?他也许不会理解,站在运动场上的残疾人,真正与众不同之处是“非同寻常”的精神——一种人类更强者的精神,在共享生命、尊严和平等的人道主义道路上,它是最无畏的奔跑,最完美的竞速!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