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梦想越近,睡眠越远

2017年08月24日 来源:《三月风》

文_本刊记者 白 帆

睡觉本来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才能,“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千百年来亘古不变的道理。

可是近两年很多数据都在佐证,中国人睡得越来越晚,时间越来越少,质量越来越差。无论是卫生部门,还是国外学者,抑或是网络科技公司都在关心睡觉的事情。现如今,能一觉到天亮的人越来越少,睡眠不足更成了一种社会病。

造成睡眠短缺的原因很多,拖延症、失眠症和工作焦虑这三点,最直接勾连着中国人的夜晚,影响着睡眠的时长和质量。

睡得晚——犹如自我上刑

诱惑越多,越难以找到睡眠的感觉。“我每天一般10点就上床了,看几集电视剧然后睡觉。可最近这段时间,我发现关掉手机以后,怎么都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要到凌晨一两点才睡,然后早上6点多就醒了,白天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小金是一名上班族,随着最近几部电视连续剧的大热,她开始了追剧生涯。但最近,失眠让她很是苦恼。

“上床休息”,在人们的思维中,正从“睡觉”变成了“上床再玩会儿手机”,甚至和拖延症也扯上了关系——即使你真的很困了,但还是撑着眼皮看电视、玩游戏、刷微博……这无疑就是“睡眠拖延症”。

在今年3月21日“世界睡眠日”之前,中国睡眠研究会日前发布了《2017中国青年睡眠现状报告》,报告说“失眠早已不再是老年人的专属”,“睡个好觉”成为越来越多青年人的奢望。“80后”和“90后”有超过8成在睡前玩手机,而“60后”虽然玩手机的也不在少数,但比例降低至不到5成。

睡眠对人最大的影响来自大脑。大脑在运作时要用去身体能量供应的1/4,而重量仅占人体的2/100,人只有在睡眠的时候才能让大脑排毒,排出代谢的蛋白质。而科学家发现,代谢蛋白质就是老年痴呆症的元凶。说白了,睡不好能让人四体不健,还越来越傻。

再比如,睡眠剥夺就是一项历史悠久的酷刑,可追溯至1世纪罗马帝国迫害基督徒时期。美国中情局曾被媒体曝光,让囚犯一连180个小时醒着,囚犯通常站着,或者处在受压的姿势。有时候,囚犯的手被铐在头顶,囚犯往往因此骨折或脱臼。为让囚犯长时间无法入睡,中情局还会用两个大灯照囚犯,有时还会播放强烈噪音。在中情局位于阿富汗的设施“盐坑”,本·拉登保镖里达·纳贾尔被禁止睡觉一个月,结果精神崩溃,什么都招了。

同志们,晚上别再拖延了,不睡觉就是给自己上刑啊。

屏幕快照-2017-08-24-上午9.01.20.jpg

浙江省杭州市,随处可见在杭州宜家商场陈列的沙发、床等家具上睡觉或者休息的顾客。

但这家瑞典零售商觉得,在其门店内入睡的人,有朝一日会做出把家具带回家的决定。 (图 CFP)

睡不着——是病就得治

今年3月,中央民族大学56个学生身着各自民族服饰,在校园的草坪摆出巨幅“睡”字,呼吁国人重视睡眠健康。作为一个从大学走出来的社会人,总感觉上大学期间是最能睡的时光:比如,早上起晚了,翻个身的工夫就决定了翘第一堂课;午觉起晚了,揉揉眼就当下午给自己放假了,老师点名也吓唬不住我。荷尔蒙虽然偶有失调,但睡觉这事绝不会耽误。笔者的室友曾一段时间从早睡到晚,起来吃完一餐,继续回去能睡到第二天早上,当时看着如撞见特异功能人士。

后来才发现,想睡而不得的大有人在。在网络上,一个叫“睡吧”的网民团体里,有一群把睡眠丢了的人,他们在夜晚辗转难眠,白天浑浑噩噩。吧民大多被就业、学业、恋爱、生孩子等问题困扰,百爪挠心。入吧之前,他们通过自测题来判断自己的“失眠指数”,然后每个人都可以分享自己的失眠经历,来慰藉同样失落的灵魂。

有人曾总结自己第一次失眠时的感受:我第一次体会到睡不着的痛苦,一晚上哪怕一分钟的入睡都没捞到。从躺下到现在,我已经在脑海中把前半生总结完了,并为自己曾抄作业、打同学而后悔;为工作不努力、失去机会而悔恨;尤其是错过了那个一转身就再也不见的姑娘而在黑夜里抽了自己两嘴巴,反正也没人看见。思考完毕,重新看了一眼手机,发现刚刚凌晨三点,抬头向窗边的椅子上瞅了瞅,家里的狗睡得都比我香。

这种偶发性失眠,在“睡吧”里属于轻度患者,更多的是长时间睡不着,戒掉一切辛辣饮食,然后开始吃药,最后不得不去看医生,严重的会被扣上抑郁症的帽子,在被掏空的底部越陷越深。“我之前还会在晚饭后就开始为睡觉做准备,早点洗澡,不敢看书看电视,怕思维活跃,不敢一直说话,怕说话容易动了肺里经脉,总之整个人都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其实为了睡觉而睡觉,只会加剧我们对睡眠的恐惧,睡觉本来是很放松很舒服的事情,突然变得像是一个任务式的工作,而且还必须完成。这样你会忘记以前睡觉的所有美好。 ”

产后的妈妈也是失眠患者的重度患者,生完孩子后的孤独感与日俱增,紊乱的内分泌在身体内猛敲战鼓,稍不留神就被失眠绑架。“怀孕两个月时婆婆查出癌症,需要经常做化疗,感觉经济压力很大,当时整天哭,对未来很焦虑。”

焦虑在生产之后依旧存在,“抚养孩子是立刻马上的任务,疲劳感逐渐加重,信心崩塌、自我怀疑,进而怀疑要孩子的理由,占用自己大量时间、精力,有什么意义?!中间还穿插着搬家、抗生素治疗的副反应、常规检查等杂事。所以产后头三个月,脾气暴躁,看谁都不顺眼。”有的吧友说:“现在的我听过太多道理,却不能安稳地睡到天亮,这是病,却治不好。”

折磨久了,失眠患者群与睡眠的关系渐渐微妙。“失眠不是魔鬼,而是认清自己的天使。”一位克服失眠的网友不断安慰别人,为了圆自己的思维系统,连上帝和佛祖都搬出来,觉得失眠是上天给出自己的一场磨难。

“随使使者,即随使者死。”这是佛经中的一句话,大意是如果我们被烦恼所左右,就会随着烦恼进入恶性循环。失眠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烦恼,失眠者非常容易被它牵着走。

睡得少——天亮说晚安

除了睡不着,更多的人是不能睡。这群人因为职业的关系,往往夜以继日地工作。在《2016中国人睡眠白皮书》中,在入睡时间、睡眠时长等各项具体睡眠指标上,创业者表现均低于普通公众,不仅时常不足,也极不规律。

而北京零点调查机构做出一项关于中国人睡眠的报告显示:上海是睡得最少的城市;加班最疯狂的城市和最常梦到工作的城市则是首都北京。

“100%的创业者都被心理层面的问题折磨过,80%的创业者长期失眠,甚至焦虑到一定程度,自杀未遂的,都有很多。”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因为工作原因,接触过很多企业家,聊起同行时大口叹息创业之艰。史玉柱回忆在南京创业之初,每天忙到半夜之后,只有在街边大排档用一碗鸭血粉丝汤聊以慰藉。库巴购物网CEO的王治全为了治疗失眠,每天半夜散步,累得没劲才能忐忑入眠。

除此之外,新闻工作者、印刷工、建筑工人、搬运工、保安、送报员、送牛奶、菜场大妈、公交司机、白领、商场职员、厨师、调酒师、IT男、职业经理人成为“不能睡”的重灾区。将这些职业的睡眠开始时间串起来,实际上已经连接成了一个24小时的职业圈。年轻人焦虑工作,中年人焦虑生活,老年人焦虑子女,还有着一些极端的例子:如中重度抑郁症患者深受失眠困扰,睡眠是痛苦的。

但中国人的睡眠状况还真不是最差的,平均下来还有8.66个小时。最可怜的是我们的邻国日本,平均睡眠时间只有7.27小时,人均压力最大。而最“没心没肺”的国家,当属南美洲的阿根廷人,靠着长达10.26小时的睡眠“睡冠全球”。

如果以上所言都不能让您满意,美国最新研究又给睡不着的朋友找到了新理由:全球气候变暖。俗点说就是晚上太热,解决办法很简单,等到失眠再次赴约梦乡,不如打开窗子撩开被褥,四脚朝天拥抱天体,说不定失眠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