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夜店爱好者 孤独的灵魂在夜里狂欢

2017年08月24日 来源:《三月风》

屏幕快照-2017-08-24-上午9.09.27.jpg

周康 28岁,山西人,从事环保工作,曾在英国留学生活6年。

人们的生活里承载着各式各样的压力,有压力就需要释放,每个人舒缓压力的方式都不同,可能是痛哭一场,可能是大吃一顿,也可能是酩酊大醉。其实对于夜店、酒吧,我并不是想买醉或是真的有多爱它,而是在那个环境里,看着群魔乱舞的人们发了疯似地和黑夜孤独对抗,耳边是震耳欲聋的音乐,有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那一刻,我能放下包袱,找回更真实的自己。

记得拥有第一台保时捷的时候,我开着它在凌晨的四环狂飙,兴奋得睡不着,以前听朋友说夜店好玩,抱着试试的心态来到一家夜店门口。进去以后仿佛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原来人们可以这么放纵,可以这么为所欲为,可以这么毫无顾忌。

我开始疯狂地出入夜店,北京几乎每家有名的夜店都去过。那时候,工作上不太顺心,家里的生意也出现了变故,导致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极其不好,夜晚的疯狂成了我唯一的精神寄托。

我开始热爱上夜店文化,这种自我的、张扬的、恣意的态度让人能卸掉所有的压力。有那么几天时间,我开始黑白颠倒,晚上出来活动,大概到凌晨四五点;白天睡觉,但我却是觉少的那类人,基本到中午之前就醒了,然后下午忙一忙自己的事情,晚上继续去“嗨”。

我是一个比较感性的人,一个人的空闲时间总是在天南海北地想,某个晚上我没睡,也没出去玩,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清晨阳光打在脸上,我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从那天开始,我就很少去夜店了,这终归只是一种娱乐方式,而并不是生活的全部。在看过所谓的花花世界和灯红酒绿以后,才知道这些表象之下掩藏着一个个孤独的灵魂。

现在,我偶尔会去,也是三五好友相约,或是小酌或是聊天,再也不会有对夜店那样的喜爱了。其实物没怎么变,还是那个味道的酒,还是有很多俊男靓女在舞池里癫狂,还是绚丽的灯光和震到失声的音乐。变的是人,是我的心境。(文 摄影_本刊记者  张西蒙)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