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失眠的残疾人 这种煎熬,睡在身边的人都不知道

2017年08月24日 来源:《三月风》

屏幕快照-2017-08-24-上午9.29.42.jpg

大河 (张保玉)国内轮椅滑翔伞第一人。41岁,山西大同人,

骨灰级极限运动爱好者,滑翔伞高级飞行员。2013年一次国际滑翔伞比赛中意外致伤,腰部以下高位截瘫。

刚开始总有人问“大河,你痛不痛啊?”大河不知怎么回答。4年前一次国际滑翔伞比赛中意外撞山,“冻”住了他的下半身,巨大的人生变故之后,一切都变得日常,熬得久了,痛也习惯了。

全世界都知道这种缺憾,但大河觉得还得尽力像健全人一样活着。他迅速学会生活自理,独立大小便,摇着轮椅进进出出,自己开车,甚至依旧穿越沙漠,还是胜于常人,英姿飒爽。他先是开了摄影店,又开了串吧,每天忙到凌晨。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没有不堪,也没有不完整。

“伤痛是不能与人分享的。这种煎熬,就连睡在身边的人都不知道。” 一天24小时,大河的腰部以下始终处于一种不可名状的难受之中,到了深夜,那种感觉会被放大数倍。

这种医学上也无法解释明白的症结定义为“幻肢痛”。五到八成的截瘫与截肢患者都在其失去感觉的身体部位忍受着磨难,失去腿,就虚构腿,失去手,就虚构手,也可能出现在四肢以外的部位,如牙齿、眼睛、鼻、脸,甚至腹腔内的子宫、阑尾等。在截瘫病友组织“中途之家”,大河见过一位病友因为车祸左臂完全被截肢,但他10多年来一直觉得左臂还在,甚至能感到那只左手蜷缩抓进肉中的疼痛。

“伤后刚卧床时,它总是深夜到访,作案区域就在右下腹”,大河的身体像一直被牛角顶撞,只能一次次咬着枕头憋着声音怒吼来释放压力,有时也不顾病友安宁又捶又叫。后来常常感觉腿发胀,时不时会有触电感传来,渐渐地,摸到一些规律和行踪,越是安静时,它越肆机闹事,一接触起静电的材料,它准来。闹得不凶时,他通常当它不存在,但它好像比自己更年轻力壮有精神,时常整夜反反复复纠缠。更疼的时候就伸手抓一把小腹右侧,回合多了索性起身打坐斗法,常常斗到天幕见青,它没气了人也困了。

大河已然回归了社会,但病痛正在“杀死”他的睡眠。据不完全统计,全国的幻肢痛患者有几百万之众,82%存在严重程度不等的失眠问题。另外,久坐对肢残人士臀部的压迫,坐姿造成的肌肉劳损如影随形,夜晚为缓解一个姿势长时间不变带来的不适而频繁翻身,还有必需的多次小便,所有的这些一夜总得起个四五次。“哪里会有好觉,只有酒喝多了能睡得像头猪,但第二天就得洗床单晒被子了”。

夜里,老对手又来了。睡不着时,大河常常起身写写画画,调侃这些感受,“这个讨厌的家伙赢不了我却死缠着我不放,恐怕这一辈子是跟我杠上了……有一种修炼叫此生无眠。”(文_本刊记者 冯 欢)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