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睡得太晚,是根本舍不得睡

2017年08月24日 来源:《三月风》

文_本刊记者  冯  欢

现在是凌晨1点10分,我开始敲下这些文字。白天属于工作,傍晚属于家庭,夜深人静的时候,时间终于属于自己了。

很多时候明知就是活该,有什么事非要在晚上做不可的呢?为什么一切非得挤在这几个钟头内做妥才谓之正常?但早睡就是那种说了一万次也根本做不到的事。

屏幕快照-2017-08-24-上午9.38.27.jpg

萨尔瓦多·达利油画作品,《记忆的永恒》。时间像抹布,

无用地被扔在枝上,却在片刻又遁入茫茫之间,无法逆转地流逝。

比你牛的人比你还晚睡

有一种说法,睡觉能划分出社会阶层: “9点睡是村里人,10点睡是厂里人,11点睡是校对人,12点睡是官府人,1点睡是网络人,2点睡是文化人,3点睡是公关人,4点睡是失眠之人,5点睡是赌博之人,6点睡是广告人,总是不睡,不是人。”除了越穷越胖,睡得越早,也意味着越穷。

比你牛的人比你还晚睡,成功人士的作息成了鸡汤文的最好素材。腾讯员工常在一大早收到马化腾的邮件,发件时间大多是昨晚十一二点;企业家王健林的日程表里,从凌晨4点到晚上7点多,飞了两个国家三个城市,签了500亿的合同;李开复回忆自己那段离死神最近的时间,“想证明自己工作多努力、多拼命,让员工能够被感染。” 领导者总觉得自己睡得更少,就会让大众觉得他们更负责任。但恰恰相反,睡得最少的领导者,恰恰就是最不负责任的群体。曾以每天5小时睡眠闻名的比尔·克林顿,有一次终于承认:“每一个出自我手的重大错误决定,都是在我过度疲劳的情况下做出的。”

晚睡早起,分秒必争,把自己搞成忙人样儿,就是现代人的状态。晚睡会给人一种“我很勤奋”的错觉,至少看起来很努力。在办公室文化中,走得最晚、睡得最晚在某种程度上等同于力量、动力以及奉献精神,凌晨两三点晒加班,在一线城市小白领中蔚然成风。墙上的时钟,办公桌上的电脑,会议室的灯光,楼外的公司Logo,老板、同事、客户、合作伙伴集体围观,不出两周,爱岗敬业好标兵的地位就确立了。

人醒着,吃喝玩乐也必须醒着。下了班,健身、喝茶、唱K、泡吧、打牌、约会,你总得属于一个圈。在这个时刻,不睡觉是能力的表现,代表着你的社会地位、经济实力和生存状况。所有活动最好从白天到入夜,甚至通宵达旦,无一不是欢歌宴饮、饕餮奢靡,哪怕围成一圈各自玩手机都好,睡不着的男男女女用精力和金钱宣泄着寂寞。

灵感不是夜半来敲门

哈佛大学凌晨4点还灯火通明的图书馆欺骗了很多人,让他们以为下半夜适合思考。但是下半夜灵感多,恰恰是因为那时你最放松,大脑中枢活跃度才高。等你睡着了,大脑更厉害,可以以6到7倍于清醒时的速度运转。

IT码农们通宵写代码;文字工作者晚上写稿;电视编导通宵剪片;插画师通宵画图,通宵工作、中午起床、穿着睡衣、一头乱发,这是文艺工作者被盖的戳。然而,研究睡眠长达30年的前英国睡眠协会会长尼克·利特尔黑尔斯在《睡眠革命》一书中告诉大家,不是每个人的灵感都会夜半来敲门。

人的睡眠类型通常属于两种:猫头鹰型的晚睡者和云雀型的早起者。有的人在夜晚思维更灵敏,喜欢熬夜,这是因为他的身体适应夜晚的时间进行工作;而有的人一大早就情绪高昂,享受一顿丰盛的早餐之后开始读书,此时是一天中精力最旺盛的时候。

卡夫卡自称如果没有那些可怕的不眠之夜,他就不会写作,“在夜里,我总是清楚地意识到我单独监禁的处境。”托尔斯泰则坚持白天写作才能保持一种清醒的批判精神,夜间会写出大量胡说八道的废话。村上春树笔下的人物都喜欢熬夜,但年轻时习惯夜生活的村上成为作家后,选择了用长期自律和健身来保持写作长篇时的体力,甚至为阐明心意写了个跑步圣经出来。

晚上才有灵感,最常被拿来当晚睡借口。但被省略掉的真相是,找灵感有两种,一种是自找的,比如习惯半夜起来两小时,码一堆字;另一种是被迫的,死到临头,哭着爬着挣扎着也得把事情做完,天明合眼两小时。前一种问题不大,完全有机会把熬夜对健康的影响降到最低,后一种则是典型的睡眠剥夺,第二天记忆力和判断力下降到仿佛醉酒,此时如观察大脑神经元,会发现所谓的“皮层闪烁现象”,大脑有些部位处在“断电关闭状态”,这些健康代价难以估量。

该休息时不休息,该紧张时不紧张

作家史航谈及两种人生态度:一种是虚度,不服从、不迎合主流的价值体系,只迎合自己。另一种是虚耗,头顶时刻有工作未完成的阴云,却不断玩游戏拖延时间。结果哪样都没做好,只加深了对自己的鄙视。如果你是长期因为工作晚睡,那么要么反思你老板的节操,要么反思自己的节操——对效率和时间管理的忽视。

对有效时间的低能管理,是当代中国人的一大硬伤。心理学家李子勋有一次前往德国开会时,中方人员与德方人员搞联谊晚会。一到10点半,德国人便纷纷退场回房休息。“西方人很少熬夜,他们对身体是非常重视的。”而留下嬉闹的全是中国人。

“我认为中国人的‘时间商’是有限的,该休息的时候不去休息,该紧张的时候偏不紧张;需要提高效率快速表达一个意思时,中国人非要拐弯抹角挤出来;需要花时间深耕主业时,中国人非要琢磨那些细枝末节。”很多人加班是在无意义地耗,乐视资深产品经理杨帆就注意到,“没事大家坐着闲聊,聊生活、聊食物、聊八卦,就是不聊工作,一聊起去哪吃就特别热烈,结果总弄不完、总加班。”

据微信团队公布的《2015微信生活白皮书》,微信用户人均拥有128名好友。对城市年轻人来说,这个数字是400名以上。67.1%的人睡前使用手机和电脑聊天、发信息,使用时长分别约28分钟和73分钟。为让学生早点休息,厦门南洋学院实行下半夜断网,结果学生们不干了,脸盆、水瓶一股脑扔到宿舍楼下抗议,就是不想睡!

熬夜让人戒不掉的最大诱惑,就是可以无所事事。承认吧,我们睡得太晚,是因为我们根本舍不得睡。明明内心很想睡觉,追一会儿剧,刷刷微博朋友圈,再回应各种各样的小事情,于是发现12点了。真的,这样的你一点都不无辜。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