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轮椅能“走”多远

2017年04月05日 来源:《三月风》

文_本刊记者 白 帆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常会看到标有无障碍设计图案的通道或者卫生间,说到这个图案——“一个人坐在轮椅上面”的设计,来自于1969年。当时,国际上将美国采用的“坐轮椅人像”图案定为国际残障人士专用标志——美国在1961年制定的世界首个《无障碍标准》中,就选用了这个标识。同时,这也证明了轮椅之于残疾人,有着最直接的联想。

我国的无障碍设施建设始于20世纪80年代末。那是在1989年4月,《方便残疾人使用的城市道路和建筑物设计规范(试行)》正式施行,标志着我国无障碍设施建设工作拉开序幕。而无障碍的标识也一样选用了“坐轮椅的人像”。

我国的无障碍建设虽然起步晚,但是发展非常迅速。在“十一五”期间,全国就有100座城市参与创建无障碍城市,到了2015年有143个市县被冠为全国无障碍建设市县的称号,可见城市的规划者们已经注意到无障碍的重要性。但建设方针和实际体验效果的关联存在一定滞后性,所以轮椅使用者还在体会诸多的不便。

屏幕快照-2017-04-05-下午4.06.17.jpg
国内大中城市的公交车对使用轮椅的残疾人来说,依旧面临较高的使用成本,
坡道、固定轮椅的区域和绳索仍不是标配。(摄影 张立洁)


点与线的接驳

某媒体在今年伊始,对上海的残疾人轮椅出行进行了走访,发现了不少问题,按理说像上海这样的超级都市,在建设无障碍设施方面,一向是非常积极的。但45岁的孔路明遭遇了超市直梯在偶数层不能停靠的困境,导致无法购买只在二层出售的日用品;想方便又发现无障碍厕所被清洁设施占用,还在地铁中遭遇直升电梯故障,导致无法启动,他只好在三四名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上了手扶电梯,搞得路人纷纷侧目。27岁的包佳玲提前一个礼拜都约不到一辆可以装下自己轮椅的出租车,2010年世博会期间,当地交通部门投放的340辆“机械式无障碍出租车”已经全无踪影……

其实,上海从2003年6月就开始施行《上海市无障碍设施建设和使用管理办法》,还被国家五部委评为“全国无障碍示范城市”,总体建设还是非常出色的。但上海残疾人面临的困境,和其他大城市是一样的,关键在于衔接出了问题,说白了就是某个点都建设得非常到位,但是没连成一条线。一些新建或改造的城市建筑做得很好,但与老旧的无法衔接,难以发挥效用。

很多残疾人在残联的帮助下,完成了家中的无障碍改造,但一出门就呼天地而不灵了。就算有电动轮椅这样速度快、行动灵活的新科技产品不断问世,但接驳不畅的代价让残疾人恨不得插上翅膀,离地飞行才安心。全国无障碍建设专家委员会成员、上海市无障碍环境建设专家组组长祝长康就说过,一个城市的无障碍设施缺乏系统性管理,原因是无障碍设施牵涉到各个条线、各个条块,又牵涉到城市道路和公共建筑,要系统化有一定的难度。

屏幕快照-2017-04-05-下午4.06.26.jpg
无障碍环境的好与坏,决定了残疾人出行的广度。一名使用轮椅的女孩在英国
某图书馆借书。(摄影 张立洁)

先改变观念才能管得好

无障碍设施由于分布比较分散,有的在地铁,有的在商场,这么多分散的无障碍设施如果归到一个部门管理也比较艰难,还是要规定谁建设、谁负责、谁维护的这样一个原则比较好。

现实却是多头并管互不衔接,管建不管维护,政府与社会力量不断错位。比如桑兰,2016年6月她就发现贵阳机场连自己的轮椅都不能使用,甚至连直梯都找不到,她说要在机场“为轮椅人群哭一会”。查了一下,贵阳机场于2013年正式投入使用,算是一座新型的现代化机场,按建设方的想法,已经“充分考虑了无障碍设施的配置,无障碍通道、无障碍电梯、无障碍停车位、无障碍独立卫生间以及便捷母婴室……”这些如果能被机场管理方正确使用和对待,桑兰是不是就没必要哭了?说到底还是建设和监管脱节,靠名人等民间自发讲讲牢骚能起到多大作用?

桑兰在这次发飙之前,就有一次在机场被逼得差点哭了。当时下飞机的她等不来自己的轮椅,航空公司只愿意提供普通轮椅。当时很多人觉得她矫情:多大点事儿,用人家的先下飞机不行吗?其实稍微懂点轮椅知识的人都知道,像桑兰这种高位截瘫的残疾人,上半身固定不住,用一般的普通轮椅随时可能跌落。残疾人在飞机上和飞机场都可享受良好服务,但一旦涉及航空公司货运部门和机场的对接时,就出了问题。

这就如同让情怀落地,总还得讲点实际的手段。科技以人为本,轮椅设计一天比一天酷炫,轻便、易用、好维护,但是从生产车间拿出来放到马路上,无路可走还障碍重重,残障人怎么安心呢?无所适从,这不是给自己添堵嘛。就好比手机越来越智能,号称“吃喝拉撒一键解决”,可从兜里掏出来一看,发现基建网络还没弄好呢,全白瞎了不是?

所以说,无障碍除了解决路障、车障外,观念的并行改造必不可少。最浅显的道理就是盲道,作为盲人出行的必要辅助,利用率之低下都不用作用户调研,原因就是建设之初的本意就是为了满足宏观口号,除了铺设里程数够了,在微观上的调研——盲道的宽度、角度、直线距离、铺设位置和脚感等等,其实都没有做到位。设想一下,未来的盲道在科技助力情况下,盲人可以不用动腿就可快速移动,如果盲道仍旧歪七扭八地走线布局,摔出去一跤不得出人命?

通盘做好、做顺无障碍是门大智慧,需要全篇布局,也要人心的改善,改善从形式上的满足到实际的落脚。科技创新的步子可以迈得大一点、快一点,倒逼城市建设尽快跟上,这在很多行业已经取得成效的做法值得借鉴和深挖。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