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高龄母亲,大多成了“孕产专家”

2018年08月20日 来源:《三月风》

文_张西蒙

2010年5月,40岁的叶红梅开始了第二次试管受孕的过程,她8岁的女儿在汶川地震中遇难。据统计汶川地震中有子女死亡或伤残的家庭有六千多个,其中有五千多个家庭准备再次生育。

这些地震丧子家庭普遍希望通过生育能让死去的那个生命进入新的“轮回”。叶红梅希望再生一个女儿,似乎这样就意味着“女儿从未离开过”。但对于已经40岁的她而言,再生育的进程非常艰难。由于年纪较大,输卵管也有损伤,而她又不愿收养别人的孩子,试管生育成为她的惟一选择。而试管生育带给她的巨大痛苦,使她的身体渐渐难以承受。由于身体和资金的原因,第二次试管受孕可能是叶红梅和丈夫祝俊生最后的生育机会,同时也面临极大的风险,无论对于高龄产妇本身的安危,还是新生儿缺陷的预防,都是一道不得不面对的选择题。

屏幕快照-2018-08-20-下午4.24.25.jpg
2017年2月27日,江苏省南京市,二胎的放开迎来了生育高潮。南京市卫计委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新生儿共出生102521个,同比增长32.1%,增幅创历史新高。某医院候诊室内坐满了等候孕检和产检的市民,其中有不少是带着儿女过来的。(图  CFP)

叶红梅:再孕之路,一开始就不容易

在都江堰市城北的一间板房里,脸色有些苍白的叶红梅正和丈夫祝俊生做着晚饭,旁边的锅里熬着叶红梅为了顺利怀孕用来调理身体的中药。家中墙上挂着惟一一幅照片,上面笑靥如花的孩子是他们的女儿祝星雨。

2008年8月顺利摘环后,叶红梅加入到再孕妈妈的行列。除了每天吃中药,每逢周一和周五都要扎针,隔不久就去“妈妈之家”看孕产知识的纪录片。可随着时间推移,肚子始终没有动静。

2009年,在叶红梅的第一次试管受孕失败后,她开始准备第二次受孕。国家关于地震有再生育政策:不管用什么方法怀孕,前两次免费,后面开始就要自费。试管怀孕的费用是每次3万元左右,对于这个经济条件不好的家庭来说,这将是他们孤注一掷的尝试。叶红梅的再孕之路,从一开始就并不容易。

2010年春天,叶红梅正式开始第二次试管受孕的尝试。夫妇俩一心想再要个女孩儿,“生儿子的话,感觉就是女儿再也回不来了。”祝俊生每念及此,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叶红梅在成都住院,两人的生活费每天至少40元。钱勉强够用,可是叶红梅已经40岁了,检查总是一身毛病,扎针、抽血、取卵、植入胚胎,每个环节都疼得脸发青。祝俊生心疼妻子,却无可奈何:“看你可怜死了,每天抽一次血,我帮不上忙啊……”

接受体外受精的胚胎移植之后,医生要求住院两个星期保胎。叶红梅谨小慎微,连个喷嚏都要忍住。“要个孩子就像中500万的彩票。”然而令夫妻俩无奈的是,尽管小心翼翼,这一次还是没能成功。

夫妻二人离开医院时,落寞之情溢于言表。然而天无绝人之路,不久之后,叶红梅意外怀孕。在这期间,医生不止一次提醒高龄生产的危险性和孩子有缺陷的可能,叶红梅异常坚定,积极配合检查,隔三岔五地做B超、羊水穿刺,期间各项检查指标都是正常,没上过几年学的叶红梅,在第二次怀孕的时候,成了“产科专家”。除了参加怀孕知识培训班,还自己上网查找资料,对于她这个年龄怀孕该注意的事项,都了解得十分透彻。

屏幕快照-2018-08-20-下午4.24.57.jpg
叶红梅的两次试管受孕均以失败告终,不抱希望的她没想到几个月后意外怀孕,最终诞下一名男婴,取名叶安澜。

一般医学上把年龄在35岁以上第一次妊娠的母亲,称为高龄孕产妇,据统计,高龄孕产妇21三体(唐氏)综合征的发生率明显增加,孕妇20至21岁唐氏发生率为九百分之一,到了35岁以上,这个比例上升为三十五分之一,随着年龄增长,比例还会增加,由于高龄孕妇的卵细胞易发生畸变,因此,胎儿畸形及某些遗传病的发生率也较高。

知道产前咨询及诊断,可以减少畸形儿出生,达到优生的目的,叶红梅除了自己自费产检,还向身边的孕妇积极推荐,对于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检查她如数家珍:“一般孕期12周和20周时做B超检查,进一步确定怀孕日期及发现胚胎发育异常情况;11周可进行绒毛活检;16周羊水穿刺,可准确检测胎儿是否异常;20周后还可以取胎儿脐带血检测染色体是否异常和遗传性血液病;胎蛋白检测可以发现神经缺损、肾肝疾病。”

屏幕快照-2018-08-20-下午4.25.02.jpg
叶红梅在试管受孕期间,因为要时刻注意各项体征,每天都需检查,医生建议住院。住院期间,邻床的高龄产妇成功怀孕,他们离开医院后,叶红梅和祝俊生承受着更大的压力。

祝俊生对此一窍不通,他认为妻子多少有些小题大做,“花这么多钱做这些没用的检查,还不如将来给孩子吃点好的。”再者他觉得叶红梅总是跑医院,太辛苦。“你懂啥?好不容易怀上的,你想生个畸形儿?你以为我想去检查?不就是图个心里踏实!”每到这时,叶红梅用专业知识“怼”得丈夫无话可说,“祝老四(叶红梅对丈夫的称呼)啥都不懂,心疼钱,再加上不是他想要的女孩,所以孩子一出生他就不是很满意。”

怀孕近9个月后,叶红梅成功生下一个男孩,取名叶安澜。将叶红梅再孕故事拍摄成纪录片的独立导演范俭,2012年再次回访叶红梅家庭。他说,事隔一年之后,夫妻俩已经接受这个新生命。“他们都很喜欢这个孩子,而且能看出来,确实还是长得像他的姐姐。唯一的问题是,现在这个孩子有点体弱多病,毕竟是叶妈妈40岁生下来的。”

屏幕快照-2018-08-20-下午4.25.16.jpg
盛海琳60岁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婴智智慧慧,并成为当时国内最高龄的产妇。

盛海琳:中国最高龄的产妇

2009年,在叶红梅忙着做孕前准备的同时,远在安徽合肥的盛海琳也经历着相同的考验。年近六旬的盛海琳痛失独女,对她来说,再生育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

按照医生的要求,吃药、打针,经过3个月的调养,盛海琳身体各项机能都恢复得非常好,2009年10月13日上午,盛海琳进行了试管婴儿手术,3个受孕成功的胚胎,被移植到盛海琳体内。怀孕期间,盛海琳经历了大出血、浑身疼痛和身体浮肿等常人难以想象的危险和折磨。

“我年龄这么大,好不容易怀孕,是不是应该比年轻的孕妇多检查几次?”盛海琳曾向她的主治医生问过这个许多高龄产妇都会产生误区的问题。

高龄妇女怀孕后,通常对胎儿健康问题特别在意,并且过于担心,有些甚至出现精神过度紧张、忧虑的情况。于是,在做孕期检查时,就会特别频繁,在百度母婴知识社区“宝宝知道”里曾有网友留言说自己快40岁怀了二胎,平均一个月做两次B超,就害怕不能及时发现宝宝的问题。

医生告诉盛海琳,过度检查、过度治疗无论是对孕妇本身还是胎儿都不利。“一般情况下,大龄孕妇的孕期检查和正常孕妇是一样的,孩子在发育过程中通过常规检查,能及早发现的问题都会发现,跟检查次数无关。”

好在盛海琳一直以来的检查都表明胎儿是健康的,但她也曾考虑过,万一是有缺陷的孩子怎么办,“我不比别的二胎妈妈,如果孩子有问题,可以不要,至少还有老大。”她说,孩子生下来,会倾尽所能去抚养。八个多月后,一对双胞胎女儿智智慧慧提前来到人世,各项体征都很健康,盛海琳也因此打破了生育极限,成为当时中国最高龄的产妇。

韩瑶:没人敢保证一定能生出健康的孩子

如果说叶红梅和盛海琳生孩子的意愿远远超过了高龄生育带来的种种风险系数,但新生儿缺陷是任一家庭都无法回避的概率事件。高龄产子无可避免地会面临生育率降低、出生缺陷风险、分娩并发症和产妇健康恶化等问题。我国每年的新生儿出生缺陷率加上0至14岁期间出现的先天残疾发生率共为4%至6%。这就意味着我国每年新增先天残疾儿童80万至120万。产检和孕检是避免新生儿缺陷的唯一途径。

2012年“北京榜样”候选人孙志远和妻子韩瑶均为盲人,曾从事非视觉摄影、速录、广播制作等工作,2012年两人诞下一女孙一心。夫妻二人里,韩瑶是先天低视力,遗传的问题也曾困扰过他们。“就这件事咨询了不少医生,该做的检查一项没少做,没人敢保证一定能生出健康的孩子,可以肯定的是男孩出现缺陷的几率比女孩大一些。”韩瑶说,如果生出来真的是视力有问题,他们也只能认了,生完后大夫一看是女孩,告诉她女孩没事。“不能说我运气好,第一不能逃避,第二如果出现了要有应对的方案,做好最坏的打算。”孙一心出生的时候属于早产,一开始听力测试没过关,“把我们俩吓得够呛,心说视力没问题,怎么听力反而出状况了。”韩瑶轻描淡写,所幸后来孩子一切正常,让他们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孩子健康是皆大欢喜,可如若真的查出是缺陷儿,却又面临着艰难的抉择。我国法律上不对堕胎行为作出明令禁止,选择权最终在母亲手中,这一点和英国有些相似。日本法律认可阻断婴儿出生始于1940年的“国民优生法”,在这之前所有人工阻断一个生命到世上来的行为都是违法的。2013年4月,日本以高龄产妇为对象实施了“新产前诊断”,对孕妇血液中的DNA进行分析,可高精准度判别胎儿的三种染色体有无异常。在“新产前诊断”中被判断为染色体异常的孕妇,选择做人工流产阻断婴儿出生的高达97%。美国、德国等西方国家也都有或曾经存在过对阻断生产的禁令,一方面是宗教信仰的不同,另一方面是在“为每一个胎儿赋权”。

如此看来,当“高龄产妇”“怀胎不易”和“新生儿缺陷”等因素交织在一起结合成新的命题,也只有父母知道该如何解答,尽管多数时候,是出于无奈的抉择。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