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一场由转发引起的爱心过载事件

2015年03月11日 来源:《三月风》

编者按:2011年,药家鑫撞伤、捅死路人张妙一案,引起社会巨大关注。从喊出“转一条捐一元”的口号,到一个小时内近7万转发量,傅蔚冈的烦恼来得太快,也让人初步体会到新媒体的力量。

项目名称:捐助张妙家人

众筹平台:新浪微博

筹款金额:54万元

00159918634C14ECBB65DD421357B753.jpg
药家鑫撞伤刺死张妙一案,是公众网络讨论的经典案例。

文_本刊记者 白 帆

2011年4月,药家鑫案未审先热,案件还在调查,坊间却已一片嘈杂,除了药家鑫是否死刑的争论外,部分人注意到受害人张妙的家庭——丈夫王辉和孩子有可能因为庭审不利拿不到任何赔偿,急煞了一众人等。

“凡转一次本微博,我将为张妙女士的女儿捐助1元人民币。”傅蔚冈,他本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的一名研究员。他揭竿而起,发了一条把自己逼上绝路的微博。

一个小时之内,转发量达到7万多次,2个多小时之后,傅蔚冈不得不发布微博表示,“考虑到实力有限,且没有想到有这么多的朋友关注,我只能设一个上限,以一审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被害人家属申请的民事赔偿额为限,计54万。”傅蔚冈如同手执火炬,走近一口上凉下热的油锅,没等他将火炬扔下,零星落下的火屑就让热油瞬间喷涌,“傅蔚冈的冲动”作为药家鑫案的“衍生品”一经出现,便被炒成了一场被网民消费的公益狂欢。

这股狂欢点燃了人们对于弱者的同情心,以及憋闷了许久的对公益事业的不满,人们必须通过一次带有赌博性的转发得到心理补偿,尽管很多人的出发点除了可以帮助张悦家人之外,略微带了点隔岸观火的冷观——如果这次没有看到真金白银的付出,恐怕从此对于慈善筹款的真实性塞满深深的鄙夷。

好在傅蔚冈顶住压力兑现了诺言,2011年7月14日,张妙的丈夫王辉接受总计54.5万元的捐款,其中傅蔚冈和他的朋友捐出28.5万元,两家公司捐款10万元,另有5万元为一位上海市民捐赠。所有捐款中,4.5万元捐给张妙的丈夫王辉,10万元捐给张妙的父母,其余的40万元全部捐给张妙的孩子,并以保险的形式支付直到18岁成年,总额将超过40万元。

作为当事人,傅蔚冈可谓长舒一口气,也让网民摘下了看他的有色眼镜,这场我转你会花钱的成就感,让这场“激情戏”的最终结果变得有的放矢,傅蔚冈帮助了张妙家人,网民获得心理安慰。而他也被新浪微博评选为2011年“十大感动微博人物”之一。

这种起源于肾上腺素的振臂一呼,和慈善众筹的良性循环并不贴边,就连傅蔚冈也这么看自己的行为,“经过将近半年的思考,我明白:当时我的举动并不是慈善,最多也就是一种带有爱心的冲动——这种冲动埋藏于人的内心深处,可能会在某个节点上会爆发出来。有些人会将其表现为骂娘,而我却因为自己的无知而表现为‘转一条捐一元’。”

传统的众筹手段存在诸如时效差、方法不灵活的弊端,尤其是透明度广遭诟病。而新媒体可以童叟无欺地将底线摆上台面,转几次就是多少钱,看着实在。很多公司盯上这一市场,不断在网上推出“众筹项目”来获取公众捐款,为每个需要帮助的人提供机会,小到一个梦想,大到扶贫救困,并对捐款给予回馈的承诺,而回报率的大小只要和投款人的心理预期一致,这一场“先借再还”的赌约可比傅蔚冈的境况好上几百倍——不用打肿脸充胖子,给多少钱做多少事,有了金刚钻才能做瓷器活儿。

傅蔚冈身在明处的热血冲头,迎来了暗处无数双眼睛的炯炯逼视,而社会恰恰需要这种逼视带来的威慑力,让公益走得更远,飞得更高。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