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搭车互联网,创意玩不停

2015年03月11日 来源:《三月风》

编者按:这些昔日的奢想正在变得可能:无论是扶危济困,为个人、群体乃至全体公众提供产品、服务,替他们的急需和梦想实现埋单,众筹都是这个时代馈赠的一把金光闪闪的钥匙。

屏幕快照 2015-03-09 上午9.53.07.png
2014年8月14日,美国波士顿,身患绝症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的
前BostonCollege棒球运动员PeteFrates发起冰桶挑战,并率先参
与。(图 CFP)

文_本刊记者  曲 辉

尽管“众人拾柴火焰高”古已有之,但对于全世界来说,依靠互联网和新媒体平台的众筹都是股不可限量的新生力量,为公益而设计的众筹项目更处于急剧的进化中。不过作为舶来的模式,公益众筹显然在它的老家欧美被玩出了更多的花样。

冰桶挑战与抗癌微博

谈到去年公益领域利用视频传播众筹的最成功案例,莫过于让世界各国上自元首政要、富豪明星下到平头百姓均豪迈参与其中的“ALS冰桶挑战”。因该项目而获得快速成长的Kliptap网站,其首页标注的信条便是:视频也许是激发情感的最重要方式。

冰桶挑战的原始创意来自于一名越野摩托车手杰里米·麦克格拉夫,他将一桶冰水浇在身上,同时拍下视频传到自己社交主页上,点名自己几个朋友打赌:要么模仿一回,要么给慈善机构捐款100美元。

屏幕快照 2015-03-09 上午9.53.29.png
巨大的关注度使克莱恩成了名人,但她并不希望男孩们受到指控。

这条诉求模糊的消息只在小圈子里转了转。有个美国电视节目组搜罗点子时发现了它,复制到了节目里,被一家渐冻人公益组织看到。这家组织在Facebook上点名了三位圈中好友,其中一位叫皮特·费雷特斯的身患渐冻人症的前棒球明星,把活动继续串联到了twitter上。一传十,十传百,加上倒冰水这件事本身的娱乐性,名人们自然不会放弃宣传自己的机会。

有“盖茨第二”之称的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站在一个花园里给自己浇上一整桶冰水后,点名他的前辈比尔·盖茨参加“冰桶挑战”。盖茨拿着笔、纸、尺子等工具亲手画草图,设计了一个专门的架子,然后戴着面具把它组装焊接好,完成后一拉绳子,冰水就“从天而降”。

NBA球星詹姆斯也接受了“ALS冰桶挑战”,他还邀请奥巴马参加,但被奥巴马以捐款的方式婉拒。前总统小布什则拍下视频吐槽了此事:他穿着T恤坐在阳台上说:“告诉所有给我下战书的人,我觉得淋冰水实在不像总统做的事。”“所以呢,我捐钱就好了。”结果其太太劳拉突然入镜,将一桶冰水泼在他头上。劳拉拿着冰桶说:“钱是我出的,所以水就浇在他头上,我可不想弄坏我的发型。”而小布什点名接受挑战的则是克林顿。

当然大多数名人浇水后仍选择了捐款。搞怪视频、娱乐化,再辅以名人们半炫耀半调侃的“朋友圈”人脉,源源不断的捐款汇集到众筹平台上,捐款数额竟突破了一亿美元,最终促成了这场年度公益狂欢。据英国某慈善机构的一项调查显示,在接受访问的2058名英国人中,1/6曾参与“冰桶挑战”,1/10因此进行了捐款。

无疑,除了直接接受来自于众筹平台普通参与者的捐款外,公益众筹还可以充分利用企业捐款的方式。如在微博网站Twitter上设立一个抗癌账号的Darah Bonham,他联系了相关赞助商,约定如果账号多一名关注者,则厂商会为抗癌慈善机构多捐助一美元,且款项保证当天到账。“结果是赞助商拥有了更好的社会信誉,而我们有了更多的支持者,更多用于慈善的钱, 以及引起了人们慈善意识的觉醒。”

屏幕快照 2015-03-09 上午9.53.51.png
欧洲一家慈善组织的众筹海报上,欧美人一件奢侈品的价格被与一个非洲人每
天的生活必需费用作比较,以引起公众关注。

屏幕快照 2015-03-09 上午9.54.01.png
荷兰某公益组织通过众筹方式为当地居民医疗援助筹款,捐款者可以获赠一只
嘴唇形口哨。

老奶奶、司机和流浪汉

68岁的克莱恩住在美国纽约州希腊镇,她的职业是校车监管员。她可能从没有想到过,自己会因为被孩子们欺负而成了名人。

2012年6月,在一段流传广泛的视频中,穿着蓝色上衣的克莱恩坐在校车,旁边不远处有四个中学男生冲着她用恶毒的语言讥骂了十多分钟。“又丑又肥,多占了一个座位”“长得像个怪兽”,甚至称她长得这么丑,“生下来的孩子肯定没脸活下去”。甚至有个男生还用手指头污辱性地戳着她的头。不巧的是,克莱恩的一个儿子确在十年前自杀身亡。她无法进行反抗,盯向前方,眼泪混杂着汗水顺着她的脸颊汩汩流下,但是学生依然骂个不停。

加拿大的慈善家Max Sidorov观看了此视频之后感同身受,他决定做点什么来安慰这个老人。他登录了众筹网站Indiegogo,发起了一个项目,希望在一个月内能凑够一笔足够的钱(5000美元),“让她远离那个环境,找个地方去度假。”

没想到筹款的增长一发不可收拾,项目关闭时,筹款额已经达到了七十万美元,捐款者来自84个国家和地区。除此之外,克莱恩还获赠美国西南航空公司所提供的到南加州迪斯尼乐园的一趟免费旅行,所有费用全包。

与此类似的另一个案,是被街头帮派殴打成重伤的卡车司机史蒂夫·犹他什。2014年4月,54岁的史蒂夫驾车行至底特律某街区时,一名十岁的黑人男孩突然冲上街道而被乌塔西的卡车意外撞上受了轻伤。

史蒂夫慌忙下车查看,却遭到街旁十多名黑人帮派成员的重殴和抢劫,雨点般的拳头落在他身上,史蒂夫向人群大喊“我做什么了?我伤害到他吗?”。一名黑人退休女护士恰好目睹了这一切,掏枪守护住了受伤的史蒂夫,直到警察和医务人员赶到。

男孩一天后出院,昏迷的史蒂文自己却没有保险,更没有钱付昂贵的医疗费。他的朋友就把他的情况放到众筹网站Gofundme上,希望大家能帮他凑齐医药费。当人们了解到他的情况后,在21小时之内,就有529个人给他捐了2万多美元,目前捐款已达到了18万美元。

一个在互联网上制作了很多恶搞视频的华裔男子乔西·林,某天突发奇想,想做一次窥探拍摄,看看流浪汉如果收到了一百金元的大钞会怎么花。他选定了在路边举牌乞讨的托马斯,把钱交给对方以后佯装离开,另一名摄影师则跟踪拍摄。流浪汉不出所料来到了烟酒零食店。

正当所有人以为托马斯会趁此机会饱醉一顿时,托马斯却购买了许多食物走到附近公园,分送给了其他流浪者。乔西·林大为感动,向他表示道歉,并询问托马斯为什么会这样做。托马斯回答道:“有些东西是金钱买不来的。对于我现在做的事我感到很幸福。”

托马斯自陈为照顾晚期癌症的继父放弃了工作,继父死去两周后母亲也随之离世,房屋被拍卖后自己无家可归。乔西·林把这段故事配以那段火爆的视频上传至众筹网站,项目名称定为“帮助托马斯获得一个新的开始”。他计划帮托马斯买一部手机,安置下来重新开始工作。连CNN后来也播放了这个视频,评论说这个真实的故事打破了人们对流浪汉的刻板印象。原本1万美元的筹款额,现在活生生达到了目标的14倍至多,且仍在持续增长中。

屏幕快照 2015-03-09 上午9.54.32.png
乔西·林给了流浪汉一百美元后,让摄影师继续秘密拍摄。

屏幕快照 2015-03-09 上午9.54.45.png
日本筑波大学通过众筹研发了眼球控制钢琴弹奏的技术。

头控手机和眼控钢琴

在国外众筹平台上,最为主流的项目是智能硬件类产品。2012年,以色列一家科技公司的创始人兼工程师奥代德·本多夫带着公司出品的一款游戏上电视节目做宣传,这款游戏比较独特,提供了一套设备,使得玩家通过头部动作控制画面。

之后不久,奥代德就接到一个观众的电话,电话那头是以色列前海军司令官兼电力工程师乔拉·利文。乔拉问,“您可以做一台能够为我所用的智能手机吗?”

乔拉解释道,自己四肢瘫痪已经有七年了,无法自己打电话、发邮件或者发短信,毫无隐私可言。

于是奥代德与乔拉联手创办了一家公司,意图研制一款为那些因身体缺陷而行动不便者设计的智能手机。它运行安卓系统,利用计算机视觉技术和语音识别技术,让使用者可以通过语音、简单的头部动作即可访问任何的应用程序。它不仅仅适用于四肢瘫痪者,渐冻人、脑麻痹患者、严重帕金森患者、关节炎、硬化症等患者都可以使用。

这款产品的名字被取成了“芝麻”——因为对其说“芝麻开门”,就可以解锁屏幕,说“芝麻关门”,手机就会锁屏。目前这个项目正在众筹平台Indiegogo上筹集3万美元资金,计划于今年上半年即可发货,每台手机售价350美元起。

日本筑波大学特殊人士教育学院则与一家企业合作,近期使用眼部跟踪技术展开了一个新的项目,“用眼睛来弹钢琴”。他们筹款的平台是众筹网站JustGiving。

科研人员利用眼部跟踪技术特制了一种智能头盔。戴上它,只需要看一眼,就可以选择钢琴上的某个音符或和弦,再眨一下眼就可以激活;移动头部还可以让软件延长某个音符。他们甚至找到了一名17岁的学生。该学生在头盔的帮助下,使用特制的用户界面进行练习,用四个月的时间做准备,终于在学校的圣诞音乐会上展示了这一酷炫本领。而研发产品的筑波大学还把众筹来的资金捐献给了135个残疾人培训机构。

此外,像为平民设计的太空服、便于科考的开源海底机器人、多人协作的蛋形空气质量检测器,种种不可思议的公益产品,均通过众筹项目得以成真。

屏幕快照 2015-03-09 上午9.54.57.png
芝麻手机的两位创始人试验手机雏形。

屏幕快照 2015-03-09 上午9.55.07.png
艺术家Ronald L. Schroer利用众筹制作的自行车装置作品。

梦想孵化器

很多人不会想到:旅行也可以众筹。我们在新兴的众筹旅行网站Trevolta上看到了许多卓尔不群的背包客创意:一对姐妹的母亲在三年前因癌症去世,姐妹俩希望能筹措路费,重走母亲30年前的欧洲行之路;一对夫妇计划前往南美洲原住民地区,实地考察和研究当地历史悠久的药物文化与催生出的艺术成果;一位坐在轮椅上的韩国男孩,发布了自己想环游非洲的旅行计划。他们回馈捐助者的礼物,是旅行游记、纪念品、原住民祝福视频等种种盛满心意的小礼物。

个人如此,地区亦如此:在英格兰中部地区的达灵顿,当地人会兴奋地告诉你,2012年破产的达灵顿足球俱乐部,就是靠众筹模式获得5.5万英镑重获生机的。

美国田纳西州的查塔努加成了该国第一个拥有自己字体的城市:网友们在众筹网站上筹资,请专门设计师操刀设计,将创造的特别字体运用到自行车道、公告牌等基础设施上。

纽约与伦敦各有一个在旧河道上建造大型公共浴池的计划被炒得沸沸扬扬,前者已筹款超过30万美元,后者仍在进行中。配备先进淡水处理系统的游泳池,不仅向公众开放,而且有利于人们与城市河流的熟悉与互动。

至于“国家级”的众筹,则不能不提到成本高达90亿美元的新苏伊士运河的修建计划。一旦建成,这段45英里长的附加河段,将解决埃及重要的运河瓶颈的问题。借助众筹平台,结果在短短八天之内,埃及人就凑够了这笔钱。

梦想加入“太空俱乐部”的非洲,如今也找到了众筹方式来为此积极努力。非洲首个月球太空计划“Africa2Moon”希望在第一阶段筹得15万美金,而它的终极目标是——在十年之后能够发射非洲第一艘月球太空船,让机器人传回月球影像。

这些昔日的奢想正在变得可能:无论是扶危济困,为个人、群体乃至全体公众提供产品、服务,替他们的急需和梦想实现埋单,众筹都是这个时代馈赠的一把金光闪闪的钥匙。而我们的任务则是,学会用无穷的想象力与创意去驾驭好它。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