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无障碍艺途——把“星星的孩子”带回地球

2018年07月27日 来源:《三月风》

文 摄影_本刊记者 白 帆

屏幕快照-2018-07-27-下午2.47.21.jpg
苗世明 “无障碍艺途”创始人

2017年8月29日,“一元购画”活动向互联网扔下了一枚数字炸弹。花一块钱,就能下载一张小艺术家的美术作品的高清电子版到手机当中,成为当年“新公益”最“互联网+”的创举。其实这项活动名为“小朋友画廊”,本身是配合一个线下的艺术展,没曾想因为后台工作人员的疏漏被提前放到了网上,继而引发了巨大的流量井喷。仅8月29日当天,有近600万人参与了这个项目,提前完成1500万的筹款目标。这些筹款后续会用于为患有孤独症、脑瘫等精神障碍的特殊人群改善生活、融入社会和实现自我价值。

早在2009年,无障碍艺途由艺术策展人苗世明在北京798艺术区创办,2010年在上海正式注册,是一家专门针对脑部残疾人群的绘画潜能开发课程和艺术展览项目的民间公益组织。直白点说,就是一个运用艺术手段,专门针对孤独症、精神障碍和智力障碍人士进行疗愈的机构。

误打误撞,让苗世明和他创办的“无障碍艺途公益”一直在做的事情,逐渐浮出水面。

屏幕快照-2018-07-27-下午2.47.37.jpg
在“无障碍艺途”的绘画课堂上,充满着“照猫不画虎”的真实创作。
在创始人苗世明的眼里,这些身有障碍的孩子是真正的梵·高。

没规矩的课堂和没模样的画

6月14日,无障碍艺途北京工作室显得热热闹闹的,推门而入会发现,这是一堂相当没有“规矩”的美术课。没规矩之一,是教室里只有一张长方形的桌子,中间乱堆着各种颜色和各种材料的画笔;没规矩之二,是学员年龄有大有小,小的十几岁,大的已经快三十岁了,上起课来不是到处乱走,就是小声地不停哼哼,旁边还坐着家长不停支招;没规矩之三,是老师不仅对以上视而不见,还称赞她的学生!

无障碍艺途的美术课,好像就是在这看似无序却又乐趣横生的环节里按部就班地进行了快十年。课上,教员老师会给大家一些主题和引导,剩下就任由学员天马行空自由发挥,纸不够了给换上,彩笔没了马上递上,只要你想画,老师绝对不会干预。

在上课的时候,他们都被称为“学员”,与他们面对面的教员,既有专职的又有志愿者,除了美术背景之外,心理学、人类学和脑神经科学的人才也能成为孩子们的老师。在无障碍艺途的设想中,人人都能成为疗愈师,并不只有学过特殊教育的人才可以。

课堂的一切构想,都与一个叫苗世明的人有关。2003年从中央美院毕业后,苗世明去过一家培训机构做老师,但做了三年不愿意做了,因为痛恨应试教育,他逃离了那样的生活,但在特殊群体身上,他看到了罕见的原创性,“每天都不知道会画出来什么样的画。”

更触动他的则是,他发现长辈口中“疯子傻子”的这些人,其实有着自己的思想和情感。他意识到了这个人群现实中面临的困境,“可能是我们预设了正常和非正常这样的语境,很多这样的家庭不愿意把孩子带上街头,所以我们看不到他们。”

苗世明说,他教过一个9岁的孩子名叫小宇,有典型的孤独症情况。小宇的妈妈总强迫小宇去临摹房子、树、车,实际上他并不喜欢。苗世明却从一次性纸盘中看到了小宇的世界。苗世明对小宇的妈妈说:“你就让他画200个盘子,绘画地材料,都由我们来提供。同时你也不要去干预他画的内容,他画什么都可以。”结果一个月以后,小宇妈妈带着这些盘子回来了。

那是一个个多彩的盘子,多重色块在巴掌大的地方并行、冲突,却又美轮美奂。丢失了具体的临摹对象,小宇的精神世界似乎打开了一扇窗,在绘画中敞开了。直到今天,这些盘子依旧躺在中心的上海总部内,向着每一位前来学习和参观的人,重现着这一段奇妙的故事。

屏幕快照-2018-07-27-下午2.47.57.jpg
在北京工作室的课堂上,孩子在画画时,家长就坐在旁边默默地看着。
这种陪伴能让孩子非常安心地完成课堂内容。

把呼吸吹到纸上,就是作品

广为传播的那些“一元画作”,正是从目前机构服务的孩子的数百件作品中挑选出来的。十年中,已经足够条选出不凡的精品。小龙是被选中的小艺术家之一,他也是的无障碍艺途的形象大使,在无障碍艺途上海和北京的两个活动中心的墙壁上,都可以看到他不同时期的作品。患有脑瘫的他逢人就这样介绍自己:“我是一个矛盾的人。爱因斯坦发现了广义的和狭义的相对论,他有时也很矛盾。”

小龙还说:“以前,别人会把像我这样的人,送到慈善机构或养老院,或者无所事事,就是‘混吃等死’。我不希望那样,我觉得每一个人只要生下来,就是为了某个目的活着。”而他“活着的目的”,就是每周都按时到“无障碍艺途”上课,在那里学习绘画和音乐,工作人员说,小龙即将成为一名疗愈师,从学员变身教员。

像小龙和小宇一样,在无障碍艺途的帮助下,一些“小朋友”的艺术大门就是这样被轻轻推开。每一个来上课的家庭,第一个需要通过考察的不是孩子,而是他们的家长。有的家长以为这里可以让孩子学画画,对教学结果会有不切实际的想法,所以教员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家长的观念掰过来,因为要求越高,孩子的压力就会越大,进而加剧孩子的紧张情绪。

定坐力、想象力、沟通和理解力是教员们最初考察学生的关键,在北京工作室教美术课的一位老师回忆起自己在第一次上课时因为想帮助一名学员上色被拒绝的事情,“她当时就生气地质问‘为什么要帮我?’但一会儿就忘记了。这让我对孤独症的孩子有了全新的认识,就是不能以自我为中心。”

参加课程几乎没有任何要求,无障碍艺途都愿意接纳,而且免费。一节课根据学生的数量,四五个人的时候就配合一名教师,多的话就再增加一名志愿者助理。“教员在这个教育过程的角色,是陪伴型和支持型的,”苗世明说,机构倡导的就是原生艺术,不允许老师动笔为孩子修改画作,更不会有代笔一说。

除了老师,家长仍是一个关键角色。北京工作室负责人张扬子老师记得,有一次两位家长带着自己智力障碍的孩子来学习,“但孩子来了两个月还没能坐下来,就在教室里不停地走来走去,他的爸妈都打算不再来了”,张扬子就和她们说你们平时上班也累,在这也可以画画,权当放松,“等到有一天,孩子突然坐就在他们身边也开始画了,那一瞬间整个教室里的人都很感动。”

不是所有人都像小龙画得那样出色。“99%的孤独症孩子不适合画画”。“小朋友画廊”刷屏之后,媒体上出现了以此为标题的报道,让苗世明感到不解和无奈。“人活着就一定能够表达,最起码可以呼吸吧,呼吸就是一种表达,你把呼吸变成颜色,吹在纸上,不就是作品了嘛。”

学员们来这里画画,他们的作品不会被寄予“获奖”和“获得价值”的期待。当他们拿起画笔,在白纸上涂色,这个表达的过程本身就是目的。对这一点,苗世明认为,“表达就有意义,在乎过程,不在乎结果。”

课程设置上也非常开放,不仅有绘画,也有舞蹈韵律和乐器,但一切课程的基础就是放松的环境。“在放松情景下设计课程,我们不要求他们画出多美的内容,而是在画画的过程中加深自我理解。艺术是手段,不是目的。你吃饭,你说话,时间再长你也不会厌倦这个过程,艺术表达是途径。”

屏幕快照-2018-07-27-下午2.48.13.jpg
“无障碍艺途”总部位于上海一处公益孵化园区,学员的画作将这里装点得非常多彩。

大IP有大责任

无障碍艺途目前全职员工40多人,除了上海总部,在北京、杭州、成都、深圳等九个城市也已开展项目,联合了近40个学校、社区和医院,为患有孤独、脑瘫、智力障碍和精神障碍等特殊人群提供免费的艺术疗愈和社会融合服务,免费服务一千个孩子,包括每周一到两次的艺术课程,带孩子们参加社会活动,看展览等等。

在全国各地拥有近2000名学员,其中30%是“小朋友画廊”刷爆朋友圈之后加入进来的。就连无障碍艺途的员工自己也承认,他们现在成为了公益圈中的“大IP”(即“知识财产”,Intellectual Property),不仅有着一定的号召力,更代表着一份责任,过去简单的教与学已经有点跟不上扩张的步伐了。于是苗世明在常州专门设立了艺途学院,定期邀请国内外的专家为所有老师进行心智障碍特殊人群的艺术疗愈培训之外,组建了一支课程研发团队,设计开发长期的教育课程,并将艺术疗愈的最新研究成果最快地纳入到实践教学当中。

“到底这个小朋友有没有变化?”苗世明自问。

“不能说话的孩子开口说话了,容易着急的孩子变得平静了,坐不住的孩子能坐得住了。”这是他得到的答案。“大家总说什么孤独症孩子是星星来的孩子,但是不对呀,星星的孩子应该在星星上呀,为什么会在地球上,我们就是想把星星的孩子带回地球。”苗世明说。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