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何亚君助盲团——梦想办一场世界盲人马拉松

2018年07月27日 来源:《三月风》

文_张西蒙  刘洋(实习)

2016年,36岁的何亚君站在巴塞罗那的土地上,完成了人生第一次境外马拉松。尽管看不见,但是他感受着阳光的温热,带着大海气息的微风拂过,周围久久没有平息的掌声让他萌生了一个疯狂的想法:办一场全世界盲人都能参加的马拉松。

有人称何亚君是个“胸中装有整个世界”的盲人。曾经喜欢在天安门前看飘扬的彩旗和来往汽车尾灯的他,在14岁时彻底失去了这个世界的全部色彩。作为黑暗中的行者,他不得不用自己的其他感官,继续感知着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世界。然而造化弄人,曾经一度令他绝望的黑暗并没有将他吞噬,反而使他的生命更加鲜活起来。

屏幕快照-2018-07-27-下午3.19.06.jpg
2017年4月8日, 何亚君和他的“何亚君助盲团”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举办盲人长跑节。(摄影 李贺)

“直到现在还不肯叫‘爸妈’”

9岁时的一场高烧让何亚君成了伙伴们口中的“瞎子”。“我曾经打过那些小朋友。用石子,把他们打得很惨。”何亚君诉说起过往异常平静,“最大的难过是父母不懂我。”

彼时2万元的手术费对于何亚君一家是一笔不小的开支,70%治愈几率的手术被何父用“如果手术失败了,钱怎么还”的理由搁置了。直至今天,何亚君仍旧不能释怀,他毫不避讳地说“和父母之间仍有隔阂,直到现在还不肯叫他们‘爸妈’。”

何亚君的老家在四川内江,年少时曾到北京观光的经历,将这座城市的模样深深烙在了他脑海里,鲜艳的城楼,热闹的胡同,可口的小吃,“到现在我还记得那些画面。”他决定离开家乡,只身到北京闯荡,那一年,他22岁。

为了谋生,何亚君在北京盲人学校学习按摩。但在当时,按摩行业并不被大多国人所接受,甚至他自己都不看好当时的选择,但他还是坚持了下来。2010年,何亚君用从朋友处借到的14万元钱,从打工按摩师变成了盲人按摩店的老板,开业没多久就在业内小有名气,第二年,又开了第二家店。何亚君的名字,也在盲人朋友的圈子里慢慢被熟知。很多客户不仅成了他的“熟客”,还与他成为朋友,并在建立“何亚君助盲团”的时候伸出了援手。

2014年,喜欢运动的何亚君在志愿者石玉(音)的帮助下第一次体会到跑步的乐趣,完成了7公里慢跑。这之后,何亚君爱上了这项运动,尽管在别人眼中,盲人跑步是一件异想天开的事情。

2015年,何亚君完成了人生中第一个全程马拉松,还建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何亚君助盲团”。此后三年间,何亚君助盲团已经累计组织近50名盲友参加过全国各地举办的几十场马拉松比赛,而助盲团也由最初的几个人,扩展到现在的近2000人,并且人数一直在上升。作为北京第一个,也是目前最大的盲人跑团,“何亚君助盲团”激励了无数盲友,帮他们实现跑步的梦想。

屏幕快照-2018-07-27-下午3.19.31.jpg
2014年10月5日,何亚君在自己的按摩店里工作。

“我喜欢干跟别人不一样的事”

“贪玩”的何亚君一直很喜欢户外活动,“刚开始家里人都不支持我跑步。”朋友的一句“盲人不好好在家呆着,跑什么步啊!”燃起了何亚君的斗志。

“我就喜欢干跟别人不一样的事情,干别人干不了的事情。” 何亚君越说越兴奋,语速也明显加快,“我玩了很多刺激的,像沙滩摩托、漂流、蹦极,还有骑马……别人没法轻易尝试的,我都想试一下。”

曾一度受困于自己的身体局限,天性活泼好动的何亚君经常是连续几个月不出家门。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重新发现了运动的乐趣。“第一次带我跑步的是我的第一个顾客石玉(音)。那天出来的时候阳光很好,微风轻拂着我的脸,感觉很舒服,路边还有花香。”在一个学校的操场上,石玉一边慢慢地陪何亚君跑,一边细心地提醒他前方路况,包括前方直行的距离、每一次转弯的角度,以及如何避开障碍物。

“我们没有牵引绳,她就拿着丝巾牵引着我跑。在她的帮助下,我第一次就跑了7公里。她说我体质好,可以尝试跑下马拉松。”何亚君笑着回忆说,“跑步让我把长久以来积压的负面情绪都释放了出来,我很久没那么放松、那么快乐了。” 从此何亚君对跑步的喜爱一发不可收拾。第二次路跑,他完成了10公里;第三次,15公里;第四次,他完成了半程马拉松。

刚开始跑步的时候,何亚君和其他盲人一样,对黑暗充满了恐惧,路边的一点声音都会让他心惊胆战。“对于全盲的人来说,即使第一次就敢跑,心里的恐惧还是一直都会有的。”何亚君解释说,“时间长了,随着里程的累加,跟不同人去跑步,慢慢这种恐惧感就会淡化了。”和助跑员的磨合,不仅让盲人适应在黑暗中奔跑,还增强了人们之间的信任感。“盲人跑者和助跑员的关系,有点像谈恋爱,给予对方最大的耐心和信任。”

屏幕快照-2018-07-27-下午3.19.49.jpg
何亚君说盲人跑者和陪跑员的关系像是在谈恋爱,给予对方最大程度的耐心和信任。(摄影 李贺)

“盲人通过跑步改善身体状况”

何亚君建立助盲跑团的初衷很简单,也很直接。他反复强调一个事实——中国盲人的平均寿命是52岁,而且造成这一现状的原因有很大一部分是盲人不爱运动。

“运动前我有高血压、高血脂,还有脂肪肝,身体各方面机能都不太理想。”何亚君苦笑,“跑步至少能让盲人如常人般出来活动,有很多盲人通过跑步身体状况得到很大改善。”有些以前不爱说话、足不出户的盲人,现在每周一次的例跑,都如同盛会,在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时常能看到盲人的身影。

何亚君助盲团的“团标”,用全盲团长“何亚君”三字的首字母h、y、j首尾相连,构成了助跑员和盲友携手奔跑的模拟图像。背景采用彩色旋转风车样式,寓意着助跑员与盲友手拉手奔跑在这美好的世界。

为了让更多的人加入进来,何亚君到处拉赞助,给入团的盲人跑者免费发衣服和跑鞋。助盲团前两年的资金支出90%都来自于何亚君的客户。2015年10月15日,“何亚君助盲团”在北京举办了首届盲人长跑节。朱明是何亚君的全程马拉松领跑者,也是国内最著名的跑步杂志之一《领跑者》的美术总监,时刻叮嘱何亚君在志愿者团队、补给、安全等方面“一定要多注意”,这种担心一方面源于盲人参加长跑活动的潜在风险,另一方面与他们缺乏跑步知识有关。

幸运的是,经过何亚君的不懈努力,很快,这一批特殊的跑者吸引了大家的目光。人民网、网易、搜狐等多家媒体相继对其进行了报道。由于各方的关注和众人的努力,何亚君的助盲团慢慢步入了正规。

“何亚君助盲团”不仅为盲人朋友提供了一个与健全人共享美好蓝天的机会,更启发了社会中有爱心的志愿者们,让他们有机会深入地了解残疾人的内心生活,在相互交流、相互磨合中获得对彼此更真实、更具体的认识,从而获得“双向”的助益。

与此同时,全国各地也开始有盲人助跑团出现,上海的“做你的眼睛”,广州的“心shine”,来自不同地区的人组成的“黑暗跑团”……盲人跑者的身影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公众视野里,而助跑者则引领了新的公益潮流。

“我们也能从他们身上学到好多东西,他们虽然看不见,但他们的心里都非常敞亮,每一个人都非常阳光、豁达。”一名叫李国欣的志愿者曾当过何亚君的陪跑员,多次参加盲人助跑活动。“实际上,盲人的心理活动非常细腻。他们通过简单的交流,就能感知你的内心。他们对声音的识别能力是我们无法想象的。”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志愿者在做着默默无闻的工作,比如后勤服务,他们通常要早来一个小时,负责供水和指引等细节琐事。“盲友跑步有快有慢,有时人多有时人少,他们一定会等到最后一个盲友都跑完以后才离开。”李国欣说。

许多盲人通过助盲团认识了何亚君,又通过何亚君,放下了内心的戒备与恐惧,走出家门和他们封闭已久的心门。原本只是何亚君一个小小的梦想,却发展成一个大大的造梦平台,助盲团的成功不只是源于其创建者的敢为人先,更是因为他于艰难之中搏出的“光明”未来,给了世界一个新的可能。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